文/張耕佾.攝影/ Alf Wang



那羅香草與它的產地

目前那羅產銷班的農家共有 26 戶,除了尖石鄉的那羅部落,也依適地適種原則,與南投、宜蘭等地的農家契作。為了保障農民生計,產銷班堅持「賣原料,不賣花」的原則,以高價向農民收入花草,並在現地進行蒸餾、加工等專業製程。
 
不同於歐美、日本的乾冷氣候,提供香草多年生的環境條件,臺灣山區濕雨的天氣,加上梅雨季節的連續降雨,對於不耐熱又怕潮濕的香草有諸多限制,「過夏」幾乎是香草一生難以跨越的關卡。因此那羅的香草多屬於一年生的短期作物,每年七、八月開始在溫室育苗,經過一個半月後,陸續於九月開始種植,再經過 2.5 至 4 個月的生長期,即可進入採收階段。以金盞花為例,每年十二月到隔年四月底,都有艷橘的花朵持續綻放,而繁花採收過後,絕不可少的是收集種子,好讓熟悉這塊土地的基因傳承下去,一年的種植週期才算大功告成。
 
 
 

走進有機農法的芳療師 為那羅部落重建香草夢田

曾在加拿大西岸芳療學院取得芳療師證照的吳秀梅,當屬臺灣芳療界的先驅,不僅有滿腹的香草實用知識,也掌握國際香氛產業的趨勢脈動。一次上山傳授香草知識的緣份,讓她愛上了好山好水的那羅。眼見香草休閒農業陷入困境,她除了不捨族人的生計,更是憐惜黃金般的植栽在觀光熱潮後,慘遭斬草除根的命運。 2004 年,大自然抽出一張機會牌,艾利颱風的滾滾泥流,無情地帶走了六甲田地的芬芳,農民的心血頓時化為烏有,吳老師伸手提攜那羅香草產業的意志,則變得更加堅定。

深信那羅具有種植香草的潛力,吳老師在 2008 年選在山谷的另一頭,捲起袖子成立香草產銷班,從兩戶農家開始重建香草夢田。然而,從未下過田的她,這才發現教科書上的知識與地方風土相去甚遠。例如,書上記載下午三點吐香的茉莉花,在臺灣得修正為下午六點半;書中未寫入的梅雨季,卻如香草的天敵,二十年後的今天團隊仍在摸索加強排水的土壤構成與地勢。

「芳療課程什麼都難不倒我,因為一個講桌能包含的東西真的很少,什麼資訊都能取得,但取不來的是什麼?生活的經驗!」走出舒適圈的芳療師,向部落的老農民學習耕作的要領,同時汲取國外的方法與經驗,為那羅部落帶進有機農法的觀念。透過敏銳的觀察與耐心,一年又一年,終於馴化出屬於這塊土地的四十多種植株,為農民與香草開拓出一條屬於那羅部落的生存之道。

 



一、下鍋加熱
將粉粹花材加入山泉水,煮至沸騰。
一、下鍋加熱
將粉粹花材加入山泉水,煮至沸騰。

二、初步分離
蒸餾水流入靜置瓶,進行油水分離。
二、初步分離
蒸餾水流入靜置瓶,進行油水分離。

三、細部分離
使用分液漏斗,精緻分離精油與純露。
三、細部分離
使用分液漏斗,精緻分離精油與純露。
 

那羅香草與它的產地

目前那羅產銷班的農家共有 26 戶,除了尖石鄉的那羅部落,也依適地適種原則,與南投、宜蘭等地的農家契作。為了保障農民生計,產銷班堅持「賣原料,不賣花」的原則,以高價向農民收入花草,並在現地進行蒸餾、加工等專業製程。

不同於歐美、日本的乾冷氣候,提供香草多年生的環境條件,臺灣山區濕雨的天氣,加上梅雨季節的連續降雨,對於不耐熱又怕潮濕的香草有諸多限制,「過夏」幾乎是香草一生難以跨越的關卡。因此那羅的香草多屬於一年生的短期作物,每年七、八月開始在溫室育苗,經過一個半月後,陸續於九月開始種植,再經過 2.5 至 4 個月的生長期,即可進入採收階段。以金盞花為例,每年十二月到隔年四月底,都有艷橘的花朵持續綻放,而繁花採收過後,絕不可少的是收集種子,好讓熟悉這塊土地的基因傳承下去,一年的種植週期才算大功告成。
 

一點也不嬌貴的香草

「其實香草在歐洲就是雜草,所以香草一點都不嬌貴。如果要越強的藥效能力,就要給它越粗曠的成長環境。」雜草叢生,或許是那羅香草田給人的第一印象。走進香草農田,九月陸續植入的種苗緩緩發育,連日降雨給了雜草成長的縫隙,讓人一時之間難以分辨香草與雜草之別。吳老師的先生峰哥,一邊拔草一邊說道:「人跟雜草,你拼不過來的啦!」
 
不過話鋒一轉,峰哥又告訴我們,其實雜草並非惡草,它不僅具有固氮效果、降低碳排,也能平衡土壤養份,提供種苗茁壯的絕佳環境。吳老師進入那羅後,也積極推行無農藥、無化肥的自然農法。大大的肥料堆就矗立在田邊,揉雜了蒸餾廢料、雜草與泥土,並以自然發酵的方式,經過三、四個月培養,才會與過去用來種植稻米的硬黃土攪混,年復一年地活化地力。「天生我材必有用」,那羅香草農家的日常,看不見華麗的農具與材料,靠的是對大自然的坦然,以及樸實的雙手,呵護每一株幼苗、善待每一叢雜草。而在那羅的香草田中,也沒有一朵花兒、一支青草是嬌貴的,更沒有一株雜草是無用的。
 

那羅純露 純淨山泉水蒸餾出的濃純香

歐美的香草產業淵源悠久,擁有廣袤的香草田園,並採規模化與機械化種植,亦有成熟的大型蒸餾技術。反觀臺灣不僅缺乏香草產業的歷史,山區地勢陡峭,僅能採小面積、分散式的梯田耕作,更別說引入兩層樓高的大型蒸餾爐,那麼,那羅香草拿什麼與市場抗衡呢?答案就在純露。
 
 
純露小知識
純露是香草經由蒸餾萃取後,分離出帶有香味的液體,又稱花露、花水。在香草的蒸餾萃取過程中,分別會取出親油性的精油以及親水性的純露,兩者進入人體後,皆能經由血液循環,發揮良好的修復與再生能力。其中純露效果較溫和、易吸收,可做化妝水、面膜、洗手乳等產品。
 
純露小知識
純露是香草經由蒸餾萃取後,分離出帶有香味的液體,又稱花露、花水。在香草的蒸餾萃取過程中,分別會取出親油性的精油以及親水性的純露,兩者進入人體後,皆能經由血液循環,發揮良好的修復與再生能力。其中純露效果較溫和、易吸收,可做化妝水、面膜、洗手乳等產品。

 
那羅香草捨去高單價、高成本的精油,首開純露市場的信心,來自於眷顧泰雅族人的純淨山泉水。源自大霸尖山、無汙染的水源,滋養著香草茁壯,更保證蒸餾後的純露甘甜明徹。蒸餾技術也歷經四代改良,主掌純露的質地與香氣,同時有賴蒸餾師對氣味的講究,讓品質維持一致。
 
溫濕的蒸餾室中,總是氤氳著一股溫暖的清香,吳老師指著緩緩從冷凝管下方,流入靜置瓶中的蒸餾水說道:「別看水柱現在像水龍頭一樣,它們原本都只是一點一滴的小水滴而已!」正是這樣微觀地照看每一滴香草精華的心思,聚成了那羅引已為傲的濃純香。在全能開發王吳老師的引領下,那羅香草品牌推出四十款純露商品。二十年來從未跑過業務,卻持續獲得臺灣本土品牌與歐洲、日本等地的信賴,更有德國大廠的老闆,定期上山取經,學習那羅純露源源不絕的開發巧思。
 
那羅純露的品質,獲得全球市場的肯定,背後是熱愛香草的吳老師不計成本的試驗與投入,以及辛勤的產銷班成員,對種植、加工到通路,一條龍的嚴格把關。吳老師坦言:「環境因素讓那羅香草的成本難以壓低,是不利於大力發展的原因。」不過十多年來,他們仍不畏風雨、披荊斬棘,建立出全台第一條純露產業鏈。未來期待能從飲食、生活起居、休閒花藝等更豐富的日常面向,融入香草的芬芳與療效,讓香草落實於生活,打造清香、純淨兼顧美感的生活風格。
 

來自天然純露的呵護 四大困擾,一次緩解!

針對現代人常見的疑難雜症,吳老師不藏私的分享適用香草。全天然的那羅純露,將細密鑽入五臟六腑的各個角落,溫和調理你我的身心靈。
 
 
1.  敏感體質要舒緩
適用對象 ❧ 有流不停的鼻涕、抓不完的癢的你!
建議香草 ❧ 德國洋甘菊/薰衣草 溫和調理,減緩身體不適
2. 皮膚乾燥要保濕
適用對象 ❧ 肌膚容易龜裂脫皮的你!
建議香草 ❧ 玫瑰草/肖楠/五葉松 補水鎖水,讓皮膚滋潤水嫩
3. 用眼過度急護眼
適用對象 ❧ 24 小時離不開電子螢幕的你!
建議香草 ❧ 金盞花 + 德國洋甘菊+ 薰衣草     
豐富葉黃素,舒緩眼睛疲勞
4. 工作高壓求好眠
適用對象 ❧ 好久沒有一覺到天亮的你!
建議香草 ❧ 檸檬馬鞭草 放鬆心情,穩定睡前情緒
✦ Point 精油薰香更舒壓!✦
建議香草 ❧ 薰衣草+ 快樂鼠尾草+ 馬鬱蘭 睡前在習慣側睡的枕邊倒 3 滴精油即可。
✦ 純露使用小撇步 ✦
  1. 輕噴在臉部,並以指腹輕按、促進吸收。
  2. 使用棉質化妝棉,以不滴水的用量濕敷。
若為複方,為使純露混合均勻,建議放置一晚再使用。


本篇文章出自《貢丸湯》vol.27「老城裡的植感生活散步」